当前位置: 首页 >人文视野>详情
从红色琼想起罗森堡夫妇
时间:2019年08月27日???作者:哈米 ???
字号:

银幕上一位80多岁平平常常的老太太在自家庭院里整理了下树枝,回到屋里悠闲地坐下。看样子,她独自一人过得颇为安详舒畅。突然有人敲门。军情五处的反间谍人员,向这位叫琼·斯坦利的老太太宣布她被捕了,因涉嫌盗窃国家原子弹机密。琼奶奶面部略显惊讶,随着军情五处的特工走了——2018年出品的英国电影《红琼》就这样开门见山地展开了非同寻常的情节,把看客带进了战争时期国际之间的政治生活。

这电影并非面壁虚构,而是根据真人真事改编拍摄的。

资料上说,电影女主角的原型是梅丽塔·诺伍德(1912~2005),代号霍拉,任职于英国有色金属科研协会,职务不高,但可以接触到大量机密。此协会是英国原子弹研究的核心部门,受克格勃招募安插在此地的她,30多年来,利用近水楼台之便,把英国原子弹研究的核心机密,神鬼不知地频频供给了亲爱的苏联。她是信奉斯大林的“红色奶奶”。上世纪30年代,英国很多人坚信斯大林的社会主义是纳粹法西斯的唯一克星。克格勃就趁机招募了大批包括诺伍德在内的超级间谍。 诺伍德潜伏了40年后身份被暴露是由于一名苏联克格勃叛逃。她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采访时坦然说:“我不是为了金钱。我只希望帮助苏联成为能与英国、美国和德国抗衡的国家。我绝不后悔。我成功地阻止了下一颗核弹的爆炸,使英国与苏联维持了长达50年的和平。“诺伍德理应受到法庭审判。但英国司法部门认为,不管苏联叛逃者的揭露还是诺伍德对记者的回答,都无法作为法庭证据。1999年年底,英国司法部门宣布对87岁的诺伍德免于起诉。

影片是这样描写琼在自家花园面对记者群发表宣言的:“我被指控在40年代把情报泄露给了苏联,我承认这是事实。但,我不是间谍,我并没有与我的祖国作对,我想让俄罗斯能与西方力量平衡;我不是叛徒,我希望每个人都能和我拥有同样的信念,因为只有那样,才可以避免另一次世界大战,我想如果你们回顾下历史,你们会发现我是对的。”随后银幕上打出字幕:因琼年事已高,法庭不予起诉。

这不由得使我想起1953年6月19日因盗窃原子弹机密给苏联而被美国法庭送上电椅处死的罗森堡夫妇。这引起了当时全世界的震动。罗森堡夫妇一脸真诚地向全球人民坦言自己是无辜的,说他们不是苏联间谍。世界正义的人民分别游行示威,强烈要求释放这对夫妇。连罗马教皇也出面呼吁赦免。白宫彻夜被义愤填膺的群众所团团包围,请求艾森豪威尔总统赦免……

直到44年后的1997年3月,年逾八旬的苏联前克格勃上校亚历山大·费克利索夫,终于耐不住向世人吐露了罗森堡夫妇间谍案的来龙去脉,证实朱利叶斯·罗森堡确系被克格勃招募的苏联间谍,其妻爱瑟尔·罗森堡虽未被正式招募但支持丈夫的间谍工作。朱利叶斯又于1944年发展了妻弟、美军中士大卫·格林格拉斯为苏联间谍。但罗森堡夫妇只不过是与原子弹没有太大关系的小间谍,盗窃原子弹核心技术的不是他们。那么,长达数年的世界各地风起云涌的抗议、声援白费了?美国政府并没有冤枉他们,只是判得过重了而已?

是这样吗?

我陷入了沉思:站在二十一世纪视角,我们该怎样来评价60多年前罗森堡夫妇的行为和后果?

间谍有各式各样,有的为了金钱,有的出于信仰。我写过一句话:“向坚持有利于人类信仰的间谍致敬!”罗森堡夫妇显然属于有信仰的。他们的间谍行为对美国政府来说,显然就是叛国。但叛国不一定等于不爱国,因为国家和祖国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比如,施道芬堡密谋刺杀希特勒,对纳粹德国来说,他是叛国者;但事实上,他恰恰是名副其实的热爱并拯救德意志祖国的勇士。罗森堡夫妇(包括虚构的琼和真实的诺伍德)的情况则不能同日而语,它复杂在处于同盟国而非战争敌对国之间。

1950年代,美国在自由平等旗帜下疯狂扑杀共产主义者;苏联在向百姓许诺天堂的同时赐给了非天堂!孰是孰非?在20世纪上半叶,许多人是难以分清的。但罗森堡夫妇认定了目标。他们在美、苏两个水火不容的超霸较量之中,只听从于他们的理想,因此,估计他们不会有什么负罪之感。可叹的是,信仰这个东西有时会愚弄人。忠诚的左翼人士紧跟理想的牵引勇往直前,或许会意外地走向自己希冀的反面而不自觉。我至今坚信罗森堡夫妇的正直善良坚毅,犹如我坚信格瓦拉的正直善良坚毅一样。而不幸的是,格瓦拉的悲剧,不仅仅是他个人的!

那么,罗森堡夫妇是伏罪还是殉难?他俩(包括电影《红琼》主人公)多年来的作为是否有助于人类的进步?在今天,我们是否应该不仅仅赞赏同情或谴责鄙夷,而是冷静客观地作出一个符合客观实际的公正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