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人文视野>详情
伏缺·伏不缺
时间:2019年08月27日???作者:吴翼民 ???
字号:

从前的人们每年到了大夏天,除了苦于炎热,还会难于“伏缺”,拎只菜篮子满头大汗在菜市场里团团转:“哎呀呀,伏缺哉,伏缺哉,一到伏天就看不到菜叶子。日脚难过哇。”

从前辰光,种菜大抵遂着老天爷的性子,入夏达伏,日复一日火毒的太阳烤灼着大地,没有较为恒温的大棚,蔬菜、尤其是叶绿蔬菜全部被烤了个枯焦,于是引发了市场供应的短缺,造成了伏缺的尴尬。我从少年时代起就经常在暑假替母亲上市场买菜。那时还是国营或集体的菜场,经常空空荡荡,记得蔬菜摊位上除了是冬瓜茄子、还是茄子冬瓜。有一年我在上海大哥处过暑假,去上海的菜场买菜,也一样只见茄子和冬瓜。上海人把茄子叫做“落苏”,菜场营业员拉起腔调吆喝:“落苏啊,落苏要口伐,落苏要口伐?”于是,餐桌上顿顿是冬瓜和落苏,翻不出什么新花头,吃得倒了胃口。

想想到了夏天,人们的胃口本来就大打折扣,许多人还犯了疰夏的毛病,恹恹的,什么都不想吃,多么想吃上些新鲜的蔬菜呀,却是难以如愿,况且别的副食品也匮乏,就只能苦熬着,一个夏天过来,莫不瘦上一壳。记得江南立夏有称体重的习俗,就是想通过称体重,期望度过夏天不消瘦;还有滚咸蛋的寄语——长辈会在立夏或端午将新腌的咸鸭蛋在茶几上滚过,口中祈愿道:“滚过三伏,滚过三伏……”然而要滚过三伏是多么艰辛啊,到了初秋,终于能喘口气了,却是你望着我,我望着你,彼此苦笑,都一张张干瘪黑瘦的猢狲面孔哩。可以说,伏缺和夏天食物供应的匮乏是造成这一境况的一大原因。

那时家家户户都与伏缺抗争着,想尽办法丰富夏天的食物,因陋就简、因势利导玩花样。比如我母亲就会把老茄子刨成丝,和着面粉做成茄饼,在油镬里一煎,喷香喷香,既可当饭,亦可充菜,不知比拌茄子蒸茄子增加得几许风味。想起那时候蚕豆也是抗争伏缺的一路“奇兵”——粮店有得买老干蚕豆,票证年代须用粮票买,买回家隔宿在水里一浸,次日便可剥豆瓣啦。豆瓣的烹调方式好多,通常用来烧咸菜豆瓣酥和咸菜豆瓣汤,后者淋些麻油,香鲜清爽,不用其他菜,就能唏溜唏溜扒一碗冷饭。一度想偷个懒,去买那种现成剥好的豆瓣,因为那时有些家庭妇女趁隙赚点儿小钱,就泡好蚕豆,在街头巷尾现剥现售。算算价格倒也不贵,就去买了,然而有一回我目睹一位卖豆瓣的老太剥豆瓣的模样就彻底倒了胃口——她不是用手指细模细样一颗颗剥,而是借助牙齿啃剥,一颗一颗地啃,速度是快了,却看了让人觉得腻心,从此再不买现成的豆瓣了。

伏缺的窘态和对伏缺的抗争记忆犹新,如今终于盼到了伏不缺的这一天。一是种植蔬菜不再靠天吃饭,我参观过许多现代化的农庄,大棚控制着温度和湿度,绿叶蔬菜无不欣欣向荣。还看到一家大型超市的广告,画着一位老农,手里捧着水灵灵的蔬菜,脸上溢满自信,文字是:“俺种的菜,城里卖!”据说是山东寿光打来的广告,寿光可是全国着名的蔬菜基地和交易市场啊。也就是说,寿光的蔬菜也能及时运送到江南,进入大型超市,为缓解江南伏缺出上一把力呢。

其实,现在别说是山东寿光,物流大畅通之后,天南地北的蔬菜都可朝发夕至运来江南。江南的伏缺焉能不迎刃而解?所以,如今我每天去农贸市场看到琳琅满目的新鲜蔬菜和其他副食品,都会由衷赞美一声:“还伏缺么?不,伏不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