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人文视野>详情
会稽山随感录
时间:2019年08月27日???作者:陆钰馨 ???
字号:

会稽山的高度,是从8000年前卷转虫海侵中突围出来的,是一个千年古镇“平水”的名字丈量出来的,是宋代诗人陆游“稽山何巍巍,浙江水汤汤”的诗句吟出来的,是水城祭禹大典上装满绍兴黄酒的酒樽擎起来的。

会稽山是传说中神仙嬉戏的地方。神,一会儿赐攀崖的大禹金简玉字之书,一会儿助樵木的张弘朝南暮北之风,一会儿在诸葛山峰的棋盘石上品茶对弈,一会儿又在大香林撒下满山坡的桂花仙种。瞧,会稽山群峰连绵起伏的身影,可是神仙乘坐的天马在行空?

会稽山是由镜湖水漾着的。稽山性刚,是千年越地凝聚的豪气;镜水性柔,是万顷水乡流淌的情怀。李白诗曰:“万壑与千岩,峥嵘镜湖里。”稽山与镜水,刚柔相济,相辅相成。它们是绍兴山水书楹的上联与下联,是高昂激越的绍剧与委婉缠绵的越剧的二重唱,是绍兴黄酒里火的性格、水的形态,是鲁迅诗词中“横眉冷对千夫指”与“俯首甘为孺子牛”的铁骨柔情。

会稽山把自己坚定、隐忍与深刻的思想注入了金简玉字之书,给了矢志治水的大禹,给了忍辱负重的勾践与东山再起的谢安,也给了在阳明洞结庐面壁的王阳明。大山的意境点燃了王阳明“心学”的思想火种,在岁月添加的柴薪里燃烧,照亮的岂止是一个大明朝。

李白“越水绕碧山”的倾慕,孟郊“壁嶂几千绕”的赞叹,崔颢“青山行不尽”的感慨,都孕育在会稽山山水诗的子宫里。若耶溪是它的脐带。乌篷船从若耶溪出发,载着400多位唐朝诗人和千万首唐诗,驶出了一条天下闻名的“浙东唐诗之路”。

会稽山从禹会诸侯的那天起,就不断集聚着自己身上的王气。它用一把欧冶子在山中铸造的“勾践剑”,一则越王卧薪尝胆、立志复国的故事和一帖王羲之的天下第一行书《兰亭集序》,记录了一座千年古城源远流长的文化格局,又以一年一度大禹陵的祭禹大典,兰亭的中国书法节和王坛禹王庙会的方式告诉人们:这座城市的历史文化总是像山一样高大、厚重,且传承着。

鲁迅先生说:“生命的路是进步的,总是沿着无限的精神三角形的斜面向上走。”会稽山的山路,就是这样一条路。它被大禹八年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的脚步踏响,并延伸在筑镜湖的太守马臻、凿运河的内史贺循、修三江闸的知府汤绍恩的足印里。今天,“清水工程”的河长们与无数水城人继续在这条山路上赶路,一种世代不渝的传统不断刷新着路上的里程碑,昭示出千年古城生生不息的活力和辽阔的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