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人文视野>详情
扔掉·去除
时间:2019年08月27日???作者:蹇庐氏 ???
字号:

着名作家铁凝引用过一个故事,说:19世纪之前的音乐指挥家,还没有象征性的工具,有的乐队指挥喜欢用脚蹬地,踏出节奏,有的则喜欢挥动手绢,当时最为流行的是用一根大约5公斤重的铁棒按节奏捅地面,发出砰砰砰的声音。结果,指挥每完成一场表演,都会累得腰酸臂痛,更有不小心把铁棒砸到脚背上因伤口感染而送了性命的。当时的音乐学院,每天都有两堂体力课,以便让未来的指挥家们有强健的体魄完成他的演出。

这种情况直到史博的出现才改变。

史博是19世纪最重要的德国音乐家之一。1820年,他跟随乐队去伦敦进行一场皇家演出。不巧的是,甫到英国,乐队指挥就生病了,别说拎那么重的一根铁棒,就是站都站不稳。正在大家为此忧心忡忡时,史博对指挥说:“让我来指挥吧。”

表演那天,史博并没有拿着铁棍上场,而是手执一根精心制作的小木棒作为指挥工具。小木棒十分轻盈,能够在空中划出非常优美的旋律线,因为身体不受铁棒的束缚,他还配上了非常优美的肢体动作。结果,史博的指挥得到了在场所有人的认可,表演也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从此,这种指挥工具很快便被全世界的指挥借鉴和模仿,风靡乐坛。

铁凝由此感慨说:“扔掉的是沉重的指挥棒,换来的是超然天乐。人不为物累,心不为形役,才能到达理想的彼岸。”

确实,扔掉是为了获得。扔掉的是多余、累赘和沉重,获得的是精神的愉悦、心灵的放松。

然而,要扔掉却又是多么的不易。你想,指挥所用的这根“沉重的指挥棒”,多少个世纪,居然没有人想到要扔掉,更何况,如果需要扔掉的是更为珍贵或者说更为贴肉的东西,诸如钱财、名利,以及贪欲,恐怕会“难于上青天”。

文学作品中,这样的形象不可胜数,典型的如中国的严监生、李梅亭,外国的阿巴贡、葛朗台等人,这几个都是吝啬鬼,他们的悭吝就是因为舍不得扔掉对钱财的欲念,因为欲念旺炽,所以——灯草燃着两根便死都咽不下一口气;西迁路上还带着满箱的药梦想发财,却居然不肯给同行生病的小姐一包仁丹,只从启封过的药瓶里掏出一粒小药丸;拥有万贯家财,然而“一见人伸手,就浑身抽搐”,为不花分文,要儿子娶有钱的寡妇,为不用陪嫁,要女儿嫁年已半百的老头,自己呢,虽欲娶年轻可爱的姑娘却又想分文不费;半夜把自己关在密室“爱抚、把抚、欣赏金币,放进桶里,紧紧地箍好”,连临终前还让女儿把金币铺在桌上,“长时间地盯着,这样才能感到暖和”。如此这般,这种种怪诞的行为,都是因为他们扔不掉头脑里那根“沉重的指挥棒”——正是这根“沉重的指挥棒”,“指挥”着他们的心灵和行动,其心灵的扭曲、行为的怪诞,也确然是其来有自。

现在一些贪官也是这样,当然不是说他们也是吝啬鬼,是说他们对钱财的欲贪与严监生、葛朗台们是“一样一样”的,也就是都不想、不能扔掉头脑里那根“沉重的指挥棒”,致使人为物累、心为形役,有的被“铁棒砸到脚背上”,伤筋折骨,终于跌倒,有的甚至“因伤口感染而送了性命”,像前之成克杰、后之李真,就都因扔不掉对钱财的欲念,最终命赴黄泉。

这是多大的代价啊。

所以,人,尤其是领导干部,在人生旅途尤其是仕途中,必须要扔掉那根“沉重的指挥棒”,拿起小巧的指挥棒,凭藉理想信念、道德操守、廉洁自律,划出“优秀的旋律线”、展示“优美的肢体动作”,从而“指挥”出自己为民服务、为民谋利的“天籁之音”,奏响人生辉煌的乐章。

行文至此,又想起台湾着名画家蔡志忠先生在《成佛》一文中说过的一句话:“每块木头都是座佛,只要有人去掉多余的部分;每个人都是完美的,只要除掉缺点和瑕疵。”

所以,对于那些舍不得扔掉多余、累赘和沉重,舍不得扔掉贪欲的人,有时候,还不得不拿起斧钺,或劈或锯、或削或刨,去除掉那些“多余的部分”即“缺点和瑕疵”,当然,还有脑中的“肿瘤”、心里的“病毒”,即去除蜕变的思想、贪婪的欲望、享乐的念头,以及侥幸之心,这样,才能努力地走向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