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统战新闻>民进>详情
激活“人地钱” ?振兴乡村产业


时间:2019年06月20日???作者:民进杭州市委会 ???
字号:

乡村振兴,产业兴旺是重点。长期以来,人才、土地、资金等各类生产要素单向由农村流入城市,造成部分农村“失血”严重、“供血”不足。乡村产业要发展,要实现产业兴旺、集体增收、农民致富,必须找准症结、对症下药,着力从破解制约乡村产业振兴的“人、地、钱”等关键生产要素入手,激发各类主体活力,为做强数字经济、田园经济、林下经济、休闲经济、总部经济、会展经济、集体经济、服务经济“八大经济”提供核心要素支撑和坚实保障。


“人地钱”要素的制约瓶颈

人才难支撑。一是缺土生土长的乡土人才。随着农村劳动力不断向非农产业转移,青壮年劳动力大多外出打工,村庄空心化、农户空巢化、农民老龄化问题不断加剧,农村产业发展后继乏人问题日益突出,尤其是农村致富能手、科技带头人、能工巧匠和带领群众致富等乡土人才越来越少。二是缺新型产业的领军人才。随着各类专业人才不断向城市流动集中,农村受过高等教育、具备专业特长、年富力强的“精英”大多流出。杭州市农业从业者50岁以上占比超过55%,造成农业经营者文化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缺乏专业型人才和复合型人才,尤其是家庭农场、专业合作社、农业企业、农村电商等缺新型专业技术和管理人才。三是缺带动发展的乡贤人才。乡村人才引进政策举措还不成体系,乡贤人才回归还没有形成氛围,各类人才想回回不来、回来留不住、留住留不长的问题比较突出。

资金难筹措。一是财政资金整合不够。乡村产业发展涉及面广、需求量大,政府有限的财政投入与旺盛的产业发展需求之间矛盾仍然突出,单纯依靠政府投入难以满足需求。二是金融资本筹措不畅。现有农村金融产品、服务和贷款抵押方式相对较少,租用土地及农业设施无法抵押,直接融资渠道狭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比较突出,有较大规模的农业经营主体反映企业年均融资成本高达20% 。三是社会资本参与不热。大部分农村受地理环境和自然条件制约,产业发展难以通过“公司+农户”的方式引进社会资金,尤其是新型农业、休闲旅游等产业发展项目投资数额大、回报周期长,难以吸引社会资本广泛参与,且帮扶、捐赠、捐建及其他社会投入资金非常有限。

用地难保障。一是土地碎片荒芜整体流转难。土地是农民基本生活的保障,部分外出务工农民不愿放弃自己的承包耕地,担心流转出去的土地收回时位置不准,有的宁可荒废也不愿流转,导致企业流转土地不能保障集中连片,影响规模化经营,阻碍产业项目推进实施。二是土地适度规模经营推进难。大部分农民主动适应市场的能动性不足,对采用新科技和调整农业结构认识不足,不愿意投资入股或联耕联种,不利于农村土地的合理流转和规模化经营。三是产业发展项目用地审批难。设施农用地范围限制严格,当前受国家政策限制不能批、类型界定模糊不敢批、准入机制不全不好批等原因,审批难度较大,且涉及发改、规划、国土等多个部门,程序繁琐。尤其是一二三产综合性园区的餐饮、住宿、休闲等配套设施建设缺乏政策支持,用地指标难以审批,制约产业的融合发展。


激活“人地钱”要素的几点建议

创新人才培育引进机制,让各路人才在乡村产业振兴中大展身手。一是新型职业农民培养工程。以家庭农场主、专业合作社带头人、农产品经纪人、农业企业骨干和农业社会化服务能手等为重点,依托农业高等院校、农业职业学校、农民学院和党校等平台,搞好涉农专业和课程设置,开展新型职业农民教育培训和职业资格认证,打造一支有文化、懂技术、会经营、善管理的新型职业农民队伍。二是农村实用人才培育工程。加强农村实用人才培育扶持,积极与农业高等院校、农科院等开展产学研合作,通过开办农民学校和农民田间学校,加大乡土人才资源开发力度,加强农村“土专家”“田秀才”和非遗传承人、产业带头人等培育,确保到2020年全市农村实用人才数达到15万、乡土专家达到1000名以上。三是乡贤人才吸引回归工程。逐步健全完善招贤纳才政策,搭建创业投资平台,引导有资源、有特长、有实力和有经验的优秀人才返乡创业,促进各路人才“上山下乡”,实现资金、智力、技术回归,带动一批农村主导产业、特色农业、乡村旅游等新产业新业态发展。加大优秀农民工、大学毕业生、退伍军人等回乡村创业的扶持补助力度,落实外出人才带资金、技术返乡奖励补贴政策,帮助解决用地、信贷等困难,打造一支“回得来”“用得上”“留得住”的乡村产业振兴主力军。

畅通资金投入筹措渠道,让资金资本在乡村产业振兴中提供支撑。一是加大财政资金投入,让“政府钱”发挥最佳效益。不断扩大公共财政覆盖农村的范围,健全财政支农资金稳定增长机制,保证市级财政三农资金80%以上用于乡村产业发展,区县协作每年落实产业协同资金4亿元以上,“联乡结村”市级财政资金60%以上用于结对乡镇发展产业项目,帮扶单位资金50%以上用于结对村发展集体经济。加大涉农资金统筹整合力度,采取“大专项+任务清单”模式,优化市级涉农财政资金拨付方式。试行目标、任务、资金、权责“四到县”,由县级职能部门进行统筹管理和使用,切实发挥涉农资金四两拨千斤的作用。二是加快金融体制改革,让“银行钱”支撑产业发展。引导金融机构尤其是银行机构加大对乡村产业发展的支持,围绕发展乡村区域特色产业和优势产业集群,建立政府风险补偿基金、政策性保险公司、农业信贷担保、涉农补贴担保等增信模式,积极支持优质农业产业龙头企业、家庭农场、专业大户和新型专业合作社,促进农业产业链融合发展,支持乡村产业适度规模经营。推进农村资产产权抵押贷款试点,探索建立农民土地承包经营权、林权、农村居民房屋权、集体资产股权金融抵押贷款机制,鼓励金融机构创新“助农贷”“物业贷”“生态贷”“民宿贷”等多种金融惠农产品,着力解决村集体、农业经营主体和小农户融资难问题。三是引导社会资本参与,让“市场钱”激发乡村活力。引导社会资本共同参与乡村振兴,鼓励个体业主、私企老板等人士投资农业、服务农村,带社会资本积极到农村发展适合企业化经营的现代种养业、农业服务业、农产品加工业和休闲旅游养老等产业,并配套完善政策体系和监管机制,确保民间资本投资更加合理、合规和合法。

改革土地流转经营模式,让土地价值在乡村产业振兴中提升效益。一是盘活农村闲置荒芜土地,让土地资源有活力。推进土地全域化整治和整村整治,扩大“坡地村镇”试点范围,推广临安区土地确权和土地活权经验,加快推进承包地确权登记颁证工作,引导土地经营权有序流转,把杭州的土地流转率提高到60%左右。探索建立市(县)农村产权交易平台,按照“实物计价、现金结算,保底收益按股分红,租金收益逐步递增”的原则,鼓励农户“依法、自愿、有偿”将散乱、碎片、荒芜土地,委托乡镇或村集体统一流转;积极盘活闲置、低效利用、零星分散的农村存量建设用地,加大对农村闲置建设用地收储和整治力度,逐步实现农田集中连片、建设用地集中集聚、空间形态高效节约的土地利用格局。二是加大产业发展用地保障,让土地利用有价值。通过农村土地整治取得的各类用地指标优先用于乡村产业发展项目,新增建设用地指标以村为主体投资乡村产业发展项目,确保重点产业、重点项目和重点工程的用地指标落实。引导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将村庄整治、宅基地整理等节约的建设用地,以入股、联营等方式与社会资本共同发展乡村休闲旅游、养老等新型产业。积极鼓励工商企业承租或入股经营,大力培育农业龙头企业、农民专业合作社、家庭农(林)场、农业社会化服务组织、农创客等新型经营主体,推动农业适度规模经营和优势特色产业发展,把杭州的土地规模经营比例提高到85%左右。三是配套产业发展用地政策,让土地审批有保证。贯彻落实国家、省里文件精神,制定出台农村新业态发展用地和农业设施用地支持政策,稳妥推进乡村三产用地分类管理,对各项用地的性质权属、用途范围、指标标准、报批程序、责任追究等作出明确规定,把农产品小型冷链烘干、初加工、休闲采摘、仓储流通、农机机库等纳入农业附属设施用地范围。按照“最多跑一次”要求,由规划、国土等部门细化具体政策、简化审批手续,每年落实一定数量的建设用地指标,专项用于重点乡村产业融合项目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