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统战新闻>民建>详情

乡村社会治理怎样创新?

多元共治政府服务多管齐下!


时间:2019年06月20日???作者:民建杭州市委会 ???
字号:

近年来,杭州市在提升乡村社会治理现代化水平方面进行了有益的探索,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但与此同时也应看到,随着城镇化的快速发展,当今乡村社会依然面临着诸多新的问题和挑战。


目前乡村社会治理的现状和问题

乡村经济治理有待加快推进。一是农业经济发展较慢。目前基本以苗木种植为主,种植、养殖为辅,本地农民依靠土地流转金收益为生的不在少数。二是农村集体经济依旧薄弱。以西湖区为例,目前村级经济基本以租金收入为主,形式较为单一,随着“美丽乡村”整治、“无违建创建”等多重举措的推进,村级收入下降。三是收入日益拉开差距。一方面是行政村和撤村建居社区经济差距较大。撤村建居社区凭借留用地项目、楼宇经济带来了稳定而丰厚的收益,而行政村主要凭借房屋、场地出租,因面积小、租金低,收益有限,但村级维护开支较大。据调研,某区一行政村2018年村级可用资金为80万元左右,而村级用于建设等支出300万左右,其中政府虽补助100多万,但全年仍亏空100多万,与此相对,同镇的撤村建居社区一年可用资金达上千万。另一方面是整治形成的收入差距。三墩镇美丽乡村整治后,农户每年出租房屋增收6~7万元,但相对偏僻的农村却无房屋出租,地区差异较大。

乡村环境治理有待重点攻坚。一是“先天”存在不足。虽然通过“美丽乡村建设”“五水共治” “一事一议”项目建设和整治,乡村面貌得到显着改善,但由于社会环境治理意识和环保意识仍然较为淡薄,生活文明程度不高,后期环境长效管理仍然困难重重。同时,由于村级经济的薄弱,农村的生活污水排放、乡村道路破损问题长期得不到改善,乡村环境配套设施欠缺,也进一步影响乡村环境的治理成效。二是“后天”破坏加剧。因招商资源缺乏,一些无证无照的加工场、小作坊等向农村流入,仅带来了微薄的租金收益,不仅没有税收贡献,还对当地环境造成了污染。此外,外来人口的大量涌入,也直接造成生活垃圾增多,外部环境治理压力增大。

乡村维稳治理有待优化完善。社会管理相对无序状态仍然存在。如 “大闹大解决” “小闹小解决” “不闹不解决”等错误理念没有彻底摒弃;地广人多,敞开式管理,安全防范设施配套(监控设备、巡防人员配备等)不全,安全防范上存在漏洞;基层村(社)日常均忙于上级政府下达的事务性工作,群众联系较原来减少,造成基层工作量与群众满意率不成正比。

乡村文化治理有待进一步升级。目前,乡村业余文化活动总体还有所欠缺,棋牌类场所较多,基本占领了乡村文娱市场;文体设施配套不完善,无法达到全覆盖;农村文化礼堂未能充分发挥出实际作用;群众活动参与度不高,一些培训、活动等需通过发放误工补贴来提升参与率。


创新乡村社会治理,助推乡村振兴发展

加强乡镇服务型政府建设。主动适应经济社会发展新要求和人民群众新期待,准确把握实现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的发展方向,全面强化乡镇政府公共服务职能。发挥好基层党组织在农村各类经济、社会组织中的领导核心作用,加强基层工作者工作重心回归到服务群众目标。加大政府购买服务力度,由“花钱养人”向“花钱办事”转变。

深化多元共治的农村社区治理结构。充分发挥农村社区自治组织、民间组织、社会机构等在内的多元治理主体在公共事务治理方式方法上的优势,依法开展村民自治实践,深化农村社区建设,健全自治、法治、德治“三治融合”的社会治理体系,加大推广“村民议事会”“乡贤参事会”等创新载体,引导村民自我管理、自我服务、自我教育、自我监督。

探索村级集体经济发展路径。一是加大扶持力度,在集体开发的项目上要足额给予扶持资金,防止留有缺口而迫使村集体举债上项目。二是盘活原有的固定资产和土地资产,创新留用地项目的建设开发,提高农村各类资源的配置和利用率。三是“腾龙换鸟”引进优质企业,带动村级经济向优质、健康方向发展。四是因地制宜、因村制宜,打造乡村美丽风景线,把美丽乡村建设和旅游产业发展相结合,以特色旅游带动乡村经济发展。

打造优美宜居生活环境。一是在资源条件上优先保障,在公共服务上优先安排,加快补齐农村公共服务基础设施和信息流通等短板,以美丽乡村建设为契机,落实辖区保洁责任,实施长效管理。二是积极倡导“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加大污染企业的查处力度,及时予以整改或清退。三是做好监督和管理,适度开展考核评比,通过奖惩来加大群众参与的积极性,提升群众对环境保护的意识。

发挥乡风文明引领作用。制定“村规民约”“生态公约”“道德公约”,通过乡村被广泛熟知、高度认可的“小宪法”,不断提高村民文明自律。挖掘优秀传统农耕文化,培育文明乡风、良好家风、淳朴民风,通过喜闻乐见的文体活动、树立宣传先进的典型等多种手段,全面改善农民精神风貌,焕发乡村文明新气象。

提高管理现代化水平。加快新技术在乡村治理过程中的运用,开发“乡村大数据”系统,针对“村民不在村里在群里”等新特点,加速推行“互联网+村务”管理模式,为全市所有的村建立手机APP,通过“网上村庄”平台,把宣传、基层党建、综治维稳、民族宗教、群团、扶贫、民生等职能下延到每一个村和绝大多数家庭,切实改变传统“橱窗式”村务管理期效短、传播慢、受众少、监督难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