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议政观点>详情

打造最优投资环境省、最低营商成本省、最佳政务服务省—

扩大我省民营制造业有效投资


时间:2019年07月18日???作者:省政协经济委员会 ???
字号:

民营制造业是我省民营经济的核心组成部分,民营制造业投资的方向、力度和预期,在很大程度上代表我省民营经济的活力和未来。近期,省政协经济委会同省发展规划研究院组成联合课题组,深入杭州、绍兴、衢州等地走访企业,召开座谈会,同时开展企业问卷调查,就当前我省民营制造业投资形势进行分析研究,提出对策建议。


今年我省民营制造业投资现状

今年以来,随着党中央和省委、省政府一系列稳企业政策措施加快落地,“三服务”活动扎实推进,全省民营制造业投资实现“开门红”。一是增速较高。1~5月我省民营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长16.4%,处于近五年高位,比同期民间投资增速高5.9个百分点,比2018年民间制造业投资增速高8.1个百分点。二是新动能投资较快。我省高新技术企业95%以上是民营企业,1~5月高新技术投资同比增速24.9%,分别比民间投资总体增速和民间制造业投资增速高出14.4个百分点和8.5个百分点。三是研发投入大幅增长。在我省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1~5月民营制造业企业研发投入同比增长25.8%,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重由上年同期1.76%提高到2.09%。

需要特别关注的是,二季度以来,受中美贸易摩擦影响,我省民营制造业投资增速从一季度的19.6%下降到1~4月的14%,1~5月民营制造业投资小幅回升至16.4%,下阶段我省民营制造业投资面临较大下行压力。分析当前我省民营制造业投资存在的困难,尚有扩大空间。一是投资准入仍有障碍。万家企业问卷结果显示,23.6%的民营企业在开展投资活动时仍然遇到附加条件或隐性歧视。二是投产盈利仍存困难。企业投资决策前预测有较高盈利回报,但实际情况是不少项目投产后却陷入投资回报周期长、利润比纸薄的困境。究其原因,在于市场环境不佳,有些领域恶性竞争严重, “劣币驱逐良币”;税费成本仍然偏高,企业从增值税率下调中得到的好处没有想象的多;经营成本偏高,约4成民营制造业企业反映,能源、原材料价格波动加剧,提高了运营成本。三是扩产融资仍不通畅。调研中企业对“融资难融资贵”仍然呼声强烈,但态度与以前不同。不少民营企业认识到,中小企业融资难是世界性难题,谈绝对意义上的“难”和“贵”,意义不是很大,关键在于民营企业获得的金融服务是不是按市场原则完成的。所以企业反映的融资问题更多集中在过度担保、过度审核上。四是要素保障仍待加力。在资金保障之外,企业投资扩产还需要土地、能源、人力等要素保障,这也是我们在调研中多次听到企业反映的难题。主要体现在用地保障难、能源保障难、人才保障难。五是破产退出仍受制约。快速实现市场出清,是市场经济日臻成熟的一个重要标志,也是让企业家尽快东山再起、轻装上阵的重要一环。调研中有企业指出,虽然我国《破产法》已实施多年,但当前民营企业破产仍很困难,阻碍了再投资活动。对要破产的企业来说,最大资产一般就是土地和厂房,但是在现行破产涉税制度下,土地和房产增值的大部分要缴纳土地税,造成各类债权方冲突尖锐,严重制约破产重整制度的企业拯救功能。对于关联企业来说,与自身有经济关系、经营不善的企业不能及时破产,给自身发展造成了很大压力。


扩大我省民营制造业有效投资的对策建议

打造最优投资环境省。要优化产业配套。建议对我省数字经济、高端制造等领域龙头骨干企业进行一次摸底排查,梳理目前尚不能实施进口替代的关键元件。在此基础上,研究提出我省“卡脖子”元件的产业发展图和全球招商图,积极营造条件帮助民营企业“以民引外、民外合璧”,在产业的本地配套和备份生产中扩大制造业有效投资。要放宽市场准入,优化市场退出。我省可全面实施全国统一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对清单以外的行业、领域、业务等,各类市场主体均可依法平等进入,不以任何形式设置附加条件、歧视性条款和准入门槛。同时,加快复制北京、上海、深圳三地破产法庭实践,优化企业破产注销程序,提升破产审判质效。要加大招才引智力度。抓住海外科学家回国潮机遇,借鉴上海、深圳等地在短缺人才个人所得税、外籍科学家“中国绿卡”等方面的探索实践,实施更大力度的人才新政,打造长三角活跃强劲增长极。要健全知识产权保护体系。探索把知识产权保护工作嵌入地方产业,创新服务综合体、产业园区等重要平台,强化知识产权保护能力建设。加大知识产权司法保护能力建设,全力争取尽早设立杭州知识产权法院和温州知识产权法庭,全面推进在全省11个设区市建设知识产权诉调中心。

打造最低营商成本省。要不折不扣落实中央减税降费政策。以“确保各行业税负‘只减不增’”为导向,切实落实中央减税政策。在研发费用加计扣除等地方有一定调控权的政策工具上再加码,努力做到“应享尽享”。出台地方非税收入清单,对自立名目的规费一律取消,探索降低合法规费收入标准。要跳出传统思路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推广台州经验,加快培育一批服务民营企业的金融专营机构。建设金融服务信用信息共享平台,推广银税合作模式,使金融机构能够获得更多可靠信息,提升金融服务的便捷高效水平。充分发挥金融科技优势,清理政策障碍,加快实现传统信贷与金融科技的标准连接、场景连接和业务连接。督促各类银行抓紧实施小微企业信贷“增氧”计划,积极推广“无还本续贷”“搭桥资金”等地方融资创新。要进一步降低企业用地、用能成本。针对量大面广的中小民营企业,每年切出一定比例新增建设用地指标,专门用于小微企业发展和小微企业园建设,同时加强小微企业园区租金管理。针对大企业大项目,允许企业分期缴纳土地出让金,允许弹性设定出让年限或租让结合方式供地。进一步推动售电侧改革开放,扩大电力用户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范围和规模,从根本上降低企业用电成本。要适当降低企业用工成本。在阶段性降低职工医疗保险、养老保险负担等方面再下功夫,支持地方临时降低职工医疗保险费率,允许企业按照社会最低工资标准缴纳养老保险。但应清醒认识到,随着经济发展,用工成本上升是必然趋势,要鼓励企业通过加快智能化改造、对外布局产业链低端环节等方式,多措并举降低用工成本。

打造最佳政务服务省。要深入推进“最多跑一次”改革。围绕社会需求在“减”字上下功夫,对政务服务进行革命性流程再造。以公民为中心,推动“人生一件事”改革向全省延伸;以企业为中心,在确保投资项目全流程审批今年实现“最多90天”、明年实现“最多80天”的基础上,将流程再造扩大到市场准入、要素配置和惠企政策沟通兑现等环节,进一步突破各部门的“孤岛思维”。要加快建设适应市场监管的社会信用体系。以统一社会信用代码为标识,依法依规建立权威、统一、可查询的市场主体信用记录,并依法互通共享。规范认定并设立市场主体信用“黑名单”,强化跨行业、跨领域、跨部门联合惩戒,对失信主体依法依规惩治直至逐出市场。推进“互联网+监管”,利用大数据等技术提高市场监管的及时性、精准性、有效性。要深化打造浙江特色亲清政商关系。探索制定政商交往“正面清单”和“负面清单”,划清“安全区”,消除党政干部与企业家正常交往的后顾之忧。完善民营企业投诉渠道,建立全省统一协调、高效运作的受理民营企业投诉、举报和维权工作体系。探索建立政商“双向评价”激励约束机制。民营企业对政府部门进行评价,将政务履约、守诺服务等纳入企业的评价内容。同时,政府部门对民企进行评价,促进民营企业遵纪守法。